新闻分类
渭南花甲白叟巧手剪裁贵爵冠 知音无奈再难觅 黄板纸 可舞性-要闻
2017-12-09 16:5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已过花甲之年的韩斌川,时常会蜗居在自家那间不足5平方米的小屋里,破费上个把小时甚至一天的时光,沉迷在制造戏曲头帽的道道工艺中,享受那份专属于手艺人的安谧时间。

戏曲头帽,行话叫做帽盔,是戏曲上演道具中的一局部,是传统戏曲中演员所戴各种冠帽的通称。与脸谱一样,是辨认戏曲角色的标签。艰深一点来讲,帽盔更像是戏曲人物的“身份证”,为塑造各色人物划下“点睛之笔”。上到金枝玉叶、王公大臣,下到引车卖浆、百姓庶民,不同的身份,都有着特定的帽盔。

因为造型庞杂、破体感强,戏曲头帽只能依附一双巧手去实现。一张略带硬度的黄板纸,在巧手剪裁中,历经制图、雕版、加沙、烫壳(成型)、弹丝、硼纱,淋粉、贴金箔、点翠、成活等多反复杂工序,历经雕、刻、挖、嵌、堆、塑、染、绣、扎、贴、胶、漆等多种制作伎俩,一顶令人赞叹的戏曲头帽刚才成型。与戏曲演员们随同着“锵锵锵”的锣鼓、“咿咿呀呀”的唱腔在观众眼前亮相。聚光灯下,它是一个有性命的道具,低调却又不失声调,让戏曲表演化得更加多彩活泼。

制作戏曲头帽的手艺,可是韩斌川的家传手艺,传到他这里已经是第三代。20世纪40年代初,韩斌川的父亲韩炳杰,远离故乡来到渭南,师从清末“福兴白剧装社”掌柜白氏,学习制作戏剧头帽。学艺数年后,开办了“建兴剧装社”。20世纪50年代时,公私合营并入琉璃刺绣厂(剧组社),后调入国营西安剧装厂,持续从事头帽制作。

孩提时的韩斌川,时常会看到父亲帮剧团修补、制作盔帽,也会辅助父亲做一些力不胜任的下手活,做作也将戏曲头帽制作技能的要点跟流程印刻在脑海中。把一张纸用巧手剪裁成为一顶盔帽,这个本事让年少时的他既熟习又充斥好奇。“小的时候常常能看到父亲做戏曲头帽,感到既好玩又好奇,老爱好跟着父亲看、随着父亲学,没事也能帮着打下手。时间一长,一顶帽盔咋样做、须要哪些资料做,天然而然就会了。”韩斌川说,虽说自己从小近间隔接触这门祖传老手艺,不外却始终是“彷徨在门外”,不真真正正入过行。直到20世纪70年代,本人才算入了这一行。那一年,他19岁,刚高中毕业。这一年,他师从父亲,正式迈入帽盔制作行业中。青春年少的他,带着儿时未泯的好奇心,下定信心必定要学好这门手艺。从此,他这一辈子就和戏曲头帽制作连在一起。

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查看全文 查看更多

相干热词搜寻: 黄板纸 可舞性 剪裁 贵爵 知音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panzhiqiang.com 版权所有